活性碳的6大好处

什么是活性碳?

后多人听到「碳」就会联想起烧烤,但这是不同的!「碳」是通过燃烧含有碳的材料(如椰子壳,某些类型的木材或煤炭)以产生成千上万个小孔而成。事实上,一克活性炭的表面积约为32,000平方英尺!1


「碳」拥有神奇的功效,让不同的成份集结起来,形成有效的淨化器;它亦是一种温和的研磨料,固此活跃于美容产品中。


活性碳令人惊奇好处

活性炭的结合能力使其成为工业清洁用料、酿造葡萄酒、甚至用于环境修复,您可能会惊讶地发现它同时利于身体内外,成为一种重要的医疗资产。


例如,你知道活性碳可以……

1. 拯救你的生命

 

医疗保健专业人员经常使用活性碳来治疗摄入毒物或饮酒过量的人,就像磁铁一样起了中性作用,并防止消化系统吸收这些有害物质。医疗专业人员有时会利用它去「清除」血液内含有的毒素,或者把肾脏和肝脏中不能通过将血液排出体外的毒素消除,如一个身体过滤器一样。


 2. 帮助解酒

你可能听说过一些补充品声称活性碳能吸收酒精成份,预防宿醉,但这在技术上并不正确。虽然活性炭不会吸收酒精,但会吸收当中的一些成分(这意味著它会阻止身体吸收这些成份)4,包括丹宁酸,酯类,和丙酮等。由于这些成份会是产生不适的原因之一,固此採用活性炭可以帮助避这个过程。


 3. 美白你的牙齿

 

你第一次使用活性碳美白牙膏刷牙时,你可能会认为自己选择错误,但坚持下去就会得到惊人的结果。活性炭实际上是一种温和的磨料,可以安全地去除牙齿上的表面污渍,而不会损珐琅质。它的磁性特徵发挥了重大作用,有助吸起了污渍的分子,并与它们结合,当你吐出使用过的牙膏时,会把这些坏分子带离口腔。


4. 清洁皮肤及头髮


活性炭可以捕捉皮肤表面的有害物质,包括真菌,污垢和坏菌,让好的微生物去恢复皮肤的平衡。此外,它还有助减少体内自由基的影响,破坏它们,以免受到侵害而变老。


此功能同样地适用于头髮上,活性炭的吸附能力可以粘起头髮或头皮上的坏分子,比如产品的残留、已死亡的皮肤细胞、真菌等!它就如拥有深层清洁的功能,特别当天于头髮上使用了很多产品。


5. 缓解胃部不适

你有没有吃过烤麵包来解决胃部不适?活性炭都能发挥相同的功效,中和可能导致胃部不适的物质,尤其是那些令胃部膨胀或产生胃气的物质。


6. 帮助身体处理毒素

受污染的食物、重金属或改良的食品可以会诱致毒素残留于体内,形成不良影响。活性炭在许多清洁和排毒协议中已经获得广泛的支持,因为它能够通过与霉菌毒素、有害细菌和重金属结合把毒素排出体内,减轻身体负担。


如何安全使用活性碳

活性碳的粘附功能虽然可以帮助粘起坏分子,同时亦有机会粘起好分子。想要安全使用,尽量避免与其他的营养补充品或药物同时使用,以防降低药效性。只要服用适量的活性碳或服用后数个小时后服用其他补充品,这应该没问题。


每当你食用活性碳时,一定要喝大量的水,因为它有时会让你的水分减少。 (如果您是使用活性碳牙膏,或使用于皮肤和头髮外层,则不适用,因为它不具备以相同方式结合营养物和液体的功能 。 儘管保持充足水分对身体而言也是一个好处! )


最后,请确保选择的活性炭产品合乎自然、安全的标准。就如我们的活性炭益生菌牙膏一样,含有绝对最安全的活性碳。有机活性椰子碳不仅是一种有效的美白剂,也能够安全地吃食用!


有这么多的好处,活性炭绝对生活上的好帮手。下一次需要深层清洁头髮、稳定肠道、或者美白牙齿,都可以试试活性碳吧!


References:


1. Dillon, E.C., Wilton, J.H., Barlow, J.C., Watson, W. A. (1989). Large Surface Area Activated Charcoal and the Inhibition of Aspirin Absorption. Annals of Emergency Medicine, 18(5). doi:10.1016/S0196-0644(89)80841-8.


2. Derlet, R.W. (1986). Activated Charcoal—Past, Present and Future. The Western Journal of Medicine, 145(4).


3. Pilapil, M., Petersen, J. (2009). Efficacy of Hemodialysis and Charcoal Hemoperfusion in Carbamazepine Overdose. Clinical Toxicology, 46(4). doi: 10.1080/15563650701264300


4. Wiese, J.G., Shlipak, M.G., Browner, W.S. (2000). The Alcohol Hangover. 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, 132(11). doi: 10.7326/0003-4819-132-11-200006060-00008


5. Damrau, F., Liddy, E. (1960). Hangovers and Whisky Congeners: Comparison of Whisky with Vodka. Journal of the National Medical Association, 52(4).


6. Jain, N.K., Patel, V.P., Pitchumoni, C.S. (1986). Efficacy of Activated Charcoal in Reducing Intestinal Gas: a Double-blind Clinical Trial.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Gastroenterology, 81(7).


7. Danzl, D.F. (1992). Flatology. The Journal of Emergency Medicine, 10(1). doi: 10.1016/0736-4679(92)90015-L


Posted in